当前位置:珀斯打美容光脚迎烈日赤膊战严寒
光脚迎烈日赤膊战严寒
2022-11-23

居住在北京前孙公园胡同附近的居民,清晨经常会看到一位赤膊赤脚的白发老人从眼前跑过,很多人熟悉他的身影,却未必知道他的姓名,他的名字叫段方奎。

光着膀子跑,他不冷吗?更何况是一把年纪的人。冬季呼啸的北风里,当行人“全副武装”呵着热气暖手时,总会对眼前快速闪过的这位老人投去无比惊讶的目光。当记者问及同样的问题时,段大爷说:“我已经习惯了,几十年来无论春夏秋冬,都是光着膀子跑步,因为我喜欢出汗,如果穿衣跑,汗水沾在身上会感到不舒服。我是南方人,南方人夏天喜欢穿草鞋,所以过了“五·一”我就会光着脚板跑。”段大爷是四川人,一口浓重的家乡口音。

采访当天正下着绵绵细雨,他已经结束了当天的长跑,按时来到预先约定的采访地点———是一个他每天长跑的必经之地。虽然是飘雨的清晨,气温较低,记者穿着棉衣还依然能感到凉意,可段大爷身着一套薄薄的运动装,红光满面,身上似乎还散发着“蒸气”,可以让人分明地感觉到他体内的热量。段大爷说,因为要见记者,出于礼貌特意穿上了运动衣。

段大爷今年74岁,早年当过兵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从小喜欢运动,尤其是对跑步情有独钟。自打上小学开始他就住校,那时学校要求天天早起晨跑,中学也是如此。大学就读于重庆相辉学院(现西南财经大学),尽管大学里已不再有强制晨跑的校规,可他仍然很习惯地每天在嘉陵江边晨跑。参加工作以后,“文革”期间要求“天天读”,他只好忍痛割爱,以每天早晨朗读毛主席著作取代了晨跑。1973年3月5日,段方奎不会忘记这个日子,从那天起他又恢复了晨跑,风雨无阻从未间断过,至今已有30年了。段大爷说,他来北京已有10个年头,北京市组织的长跑比赛他参加了40多次,马拉松比赛更是从不错过,而且每次都是赤膊赤脚上阵,每次都是跟年纪相差悬殊的小伙子比赛,每次他都能捧奖杯!

说起跑步的妙处,段大爷津津有味地说:“跑步给予我无穷的精力,退休前每逢‘攻坚战’需要加班熬夜,我从没打怵过,连续熬夜对我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,这一点单位里许多年轻小伙子都不及我。现在身体好极了,啥病也没有。”段大爷还告诉记者,多年来每到10月7日他生日这一天,他总会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纪念———完成近20公里的长跑!从他目前所居住的前孙公园胡同出发,一直跑到芦沟桥,耗时约130分钟,然后再徒步返回。